關註:臺海網海峽導報
  臺海網(微博)4月16日訊 臺灣政治大學研究生林苦蓮日前在臺灣《旺報》撰文,講訴了自己與同學行走絲綢之路的見聞,“住的都是便宜但乾凈舒適的青年旅館,交通方面,巴士、火車等等也都很便捷”,體驗到“浩瀚大漠的荒涼感”,並驚詫於行慣山間路的大陸司機“巴士當小型車開,小型車當跑車開”的別樣方式。
  全文摘編如下:
  翻越祈連山後,就進入了河西走廊,色彩從青綠轉為土黃,景色也開始單調,從這裡到東疆,是一片片戈壁、沙漠構成的荒壤地質。隨著交通、經濟建設發達,絲路上的城市都已經很現代化了,在這裡旅游,除非在鄉間路上或到特定景區,才有浩瀚大漠的荒涼感。
  不過大家對絲路的印象,大多還停留在歷史的絲路。在來之前,偶爾都有朋友問:“那你去了要住哪?住帳篷嗎?”,“走絲路要怎麼走?騎駱駝嗎?”……其實我們住的都是便宜但乾凈舒適的青年旅館,交通方面,巴士,火車等等也都很便捷,只是有些條件相對差了點而已。
  河西走廊上的主要城市有四個:武威、張掖、酒泉、敦煌,也就是舊稱的涼州、甘州、肅州、沙州。我們去了後三個,除了敦煌很有感覺外,其餘對這條約九百公里的廊道的印象,多半都在移動中。巴士、出租車、火車、便車甚至三輪車,不同的位移方式也衍生了不同的故事。
  在大陸西北乘車對我們也是種文化衝擊。就我們自身的搭乘經驗,大陸西北司機約莫都帶有股狠勁:巴士當小型車開,小型車當跑車開。尤其在山間,他們常會用一種我們心裡暗叫“媽呀,這是不是太快了”的速度,面不改色、沉著膽大地在山間繞過一個又一個的彎。
  翻越祁連山時,有一段起了茫茫大霧,途經的一些路段甚至靠崖邊都沒有護欄,但我們的車速絲毫未減!我和朋友本來還未睡醒,突然發現司機在這樣的路況下照樣用原速開車,頓時睡意全消,緊張地抓著旁邊的扶把。司機從後照鏡看到我們,彷佛露出了一絲“小題大作”的謔笑,轉頭看後面的大叔大媽們,每個都泰然自若,嗑瓜子的嗑瓜子,聊天的聊天,看來是已經覺得稀鬆平常了。
  記得有一次在去新疆喀納斯的路上,我們包了台紅色小轎車,司機是個年紀跟我們相仿的當地人,開起車來很順,但也很快!即便在山區,他還是會用飛快的時速過彎,遇到前車太慢時,還會想要超越對方。大陸的客車也很能越野,不管在國道上還是顛簸的鄉間。
  在一些鄉間的大巴車上,環境會比較嘈雜,嗆鼻的煙味、長鳴的喇叭聲、小孩哭鬧聲等,都讓趕路的過程稍顯難耐。長途巴士移動雖然不至於無法忍受,在記憶中總是乏味的。但我始終記得,有一個淡淡的畫面,深深地撞進了心裡。
  記得那是個近黃昏的時刻,巴士在小村外的站牌停了下來。有條小徑通向小村,小村也不大,看起來就是幾十戶人家,房子是矮矮黃黃的土房。在小徑旁有一臺三輪車,旁邊站了一個婦人在等待。車停了,我看到一個大概五歲不到的小男孩從車的這頭走向了她。
  當他走向他的母親,母親的臉上綻開了一個非常真心溫暖的笑容,她抱著小男孩,又抱又親,像是有些日子沒見了。然後,她們上了三輪車,回家。
  暖暖的、心頭熱熱的,這樣簡單,這是愛。而我才瞭解到,我們的旅途,是他們的歸途;而我們的旅游,是他們的生活。
  責任編輯:劉強  (原標題:台青年行走絲綢之路體驗讓人心跳的“現代駱駝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k63pknaps 的頭像
pk63pknaps

目的地

pk63pknap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